銀行信用管理與保險風險管理握手助力金融普惠

[發布日期] 2019-07-28     [來源] 光明網

普惠金融是指立足機會平等和商業可持續原則,以可負擔的成本為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提供適當、有效的金融服務。普惠金融已經成為我國金融改革和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支撐,但其在客戶信用信息收集、信用風險審核、過程風控、不良率等方面的業務痛點、邏輯沖突與客觀掣肘也是極為鮮明的。如何整合各金融子市場功能,完善金融服務產品、提高服務和風控能力是解決上述矛盾問題的基礎方法,如何在銀行保險兩個行業監管機關統一的政策背景下,將銀行信用風險管理與保險風險管理合理嫁接、深度融合、破解難題,力促金融普惠是本文所訴主旨。

  業務邏輯統一:理清市場功能差異與業務嵌套關系

  在金融中介的角色分工上,銀行以信用管理為根本,保險專注于風險管理。兩者在金融市場功能上具有明顯的區別,但其內在聯系的緊密型和業務邏輯的銜接性未被充分重視和挖掘。

  一是金融標的高度的重合性。企業、個人和相關社會組織依托自身信用獲得相應的金融服務,同時也會購買保險獲得保險風險管理的財務保障,銀行信用管理的對象與保險風險管理的標的已然是高度重合的,只是分別遵循著各自的業務管理邏輯來組織數據、組織產品、組織風控。這種重合分兩個層面,銀行授信的主體與保險合同的投保人是重合的,如各類型企業獲得貸款授信,同時其也是企財險、貨運險、員工保障計劃、雇主責任險、公眾責任險相關保險的投保人。銀行授信抵押物與保險合同標的是重合的,比如企業及個人的房屋、車輛等可以作為銀行貸款的抵押物,也是家財險、機動車輛保險的保險標的。上述兩個層面的重合,必然讓銀行和保險機構需要獲知部分相同的數據信息,面臨同樣的道德風險、逆選擇風險、信用毀約風險以及風險控制環節,形成了就同一金融服務對象的利益共同體,這種重合性與利益共同性也是兩個行業實現合作共贏的內在動因。

  二是風險程度的關聯性。保險的風險管理是一種基于大數法則的財務保障計劃,客觀上提高了銀行授信主體的財務穩定性,降低了其信用風險,其風險意識、保險(財務)購買能力、抗風險能力必然要好于非保險狀態。但如果保險的理賠和相關風險數據反映出其較高的風險狀態,比如通過高事故率、高損失率、標的嚴重受損等數據識別到標的(抵押物)的高風險程度,通過重復理賠、重復投保、保險欺詐等數據識別到投保人(貸款人)具有逆選擇和道德風險,銀行必然要顯著改變其信用風險等級。這種風險程度的關聯性還體現在潛在的風險傳遞方面,比如前些年汽車貸款履約保證保險的賠付風險就是因金融機構信用風險識別與管理失效導致了保險公司過度承擔了風險敞口。

  三是金融產品的嵌套性。保險風險管理是信用增級的基本方式。這一點集中體現在融資性保證保險業務,汽車貸款、房屋貸款以及小額消費貸款領域通過保證保險產品可以借助保險機構的專業風控力量,與銀行機構合作擴展客戶,并由保險公司為其提供有背書或類擔保的履約保證,大量本身缺少征信數據的“信用白戶”及有征信瑕疵的“信用灰戶”得以獲得貸款和融資支持,大為降低金融普惠的門檻,促進銀行小微業務發展和不良率的控制。近年來,保險行業小額履約保證保險發展迅速,驗證了這種產品嵌套促進了在線上、線下小微金融服務的發展,特別是彌補了銀行在線上發放小額貸款征信信息不足、信用貸款審核存在缺口的問題,也發揮了保險機構客戶風險識別與管理的渠道優勢、客戶優勢和產品優勢。

  業務場景驅動:銀行保險聯手解決普惠金融三大場景

  普惠金融的發展從服務內涵上看,重點在小微企業,難點在一般農戶和精準扶貧,普及在消費金融領域。從發展掣肘上看,主要在小微企業、個體戶、農戶這一類型群體缺乏征信數據記錄和信用驗證支持,無法納入銀行信用風險評估模型中量化評估,缺乏貸前、貸中、貸后的風控手段,在無法量化風險、無法做實風控的情形下,即便是政策上、管理上擴大風險容忍度,一旦宏觀經濟形勢和風險聚集,政策紅利釋放也可能變成飲鳩止渴。為此,銀行保險業要重點圍繞農村金融、小微企業和消費金融領域推進雙方合作:

  一是合力聚焦農村金融普惠。農村金融普惠除了農業保險的提標、增品、擴面的高質量發展,更多的是受限于農戶、農業經營主體缺乏信貸評估數據以及貸前貸中貸后的有效管理手段,導致過高的信貸金融服務成本,使得農村金融的覆蓋面窄、缺乏長期可持續發展后勁。應當大力促進農業保險與農村信貸的融合發展,實現相互滋養,發揮中央及各級政府農業保險補貼對農村金融整體的活力釋放和信用支撐作用。一方面要加強農業保險數據與農業信貸數據的交互共享,利用農業保險補貼政策實施過程中的農戶與農業生產經營主體的基本信息、享受補貼的資格信息、種養殖品類信息、生產經營規模信息、保險產品類型和金額收入類信息、受災及理賠信息,以及重復投保、多年賠付過高等道德風險和逆選擇風險信息,充分支持銀行類金融機構對授信主體的信用風險刻畫,同時整合財政部門對農戶各種補貼的銀行賬戶信息,進行必要的賬戶信息校驗、貸款發放和貸后管理。另一方面積極推進農業保險+農產品期貨,農業保險+貸款保證保險+農村信貸,通過數據聯通、產品聯通充分釋放中央對農業保險、精準扶貧、農業信貸的補貼效應、杠桿效應,完善農村金融服務鏈條,帶動金融服務整體提標、擴面。

  二是合力聚焦小微企業金融普惠。民營企業是中國經濟增長、解決就業、科技創新、經濟社會活力的重要支撐,但獲得“正規”金融服務難的問題仍然未得到根本解決。應當充分發揮保險對小微企業的增信作用,幫助銀行識別出那些投保雇主責任保險、公眾責任保險、企業財產保險、貨物運輸、信用保證等風險意識強、財務穩定性高、風險水平低的小微企業,為小微企業獲得銀行低息貸款提供信用信息支持,在貨物運輸、汽車銷售、批發零售、加工出口等領域推進雙方融合創新,促進小微企業保險+信貸的組合式金融服務,降低風險、提升信用、控制不良。

  三是合力聚焦消費金融普惠。促進消費升級是我國經濟轉型、激發市場活力、調節供求矛盾的根本動力,線上化、普惠化的消費金融服務,是金融服務國家經濟政策、服務百姓生活的主要維度。消費金融的特點是小額、分散,主要方式是信用化和線上化,基本依托大數據實現場景化產品、在線審核、實時放貸。而保險機構依據承保需要構建起的保險合同、標的物信息恰恰是銀行在線上風控和信貸評估需要的,可以勾勒出對客戶及關聯標的更加完整的金融消費畫像,比如當銀行獲知二手車貸款客戶車輛的車險投保信息、車輛過戶信息、車輛保額(實際價值)、車輛事故信息(是否大事故、是否水淹、盜搶)后,可以對貸款抵押標的風險和客戶信用風險做有利的輔助評估,可以更為精準地開展風險識別準入、貸中控制風險、貸后管理風險。此外,近幾年保險業大力發展小額消費貸款保證保險就是順應消費金融的發展趨勢,通過線上、線下的渠道資源、數據資源、風控優勢,幫助銀行發放信用消費貸款、控制信用違約風險,得到了長足發展,值得充分總結經驗和推動發展。

  風控體系護航:構建銀行保險基于風控的利益共同體

  在90年代末發生的車貸風險,以及近期與長安責任合作的多家P2P平臺暴雷,其網貸平臺提供網貸履約保證保險,過度進行信用背書,墊付大量逾期資金墊款,導致其償付能力出現嚴重問題。足以說明銀行與保險僅僅通過產品來獲取服務收入、轉移風險是遠遠不夠的,兩者在識別、防范、處置信用違約風險遠未形成合力,在對同一信用風險單位及關聯標的雙方利益是共同的,但在風控體系責任分擔設計、貸中監控協同、案件止損設計上是割裂的。這種合作機制必然帶來單方利益的保護,最終形成雙方利益受損,合作會因風險聚集和案件爆發以及外部宏觀經濟加劇噶然終止。

  2015年,五部委發布《關于大力發展信用保證保險服務和支持小微企業的指導意見》,又因保險公司相關風險積聚,2017年原保監會又制定發布了《信用保證保險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對信保業務實施全面規范,以治理行業亂象、補齊制度短板、縮窄風險敞口,同時償二代也對信用風險的強化的資本管理和約束機制。對此,在政策層面,應當指導和促進兩個行業建立信用保證與信用貸款合作的利益共享、風險共擔機制,促進其在風險控制上形成合力,風控數據上實現安全交互應用,通過補充有關法規和規范性文件的方式予以明確;在操作層面,應當研究制定保險信用風險管理指引,提升保險公司信用風險管理能力,適應償二代信用風險管理要求和業務發展發展需要;在金融科技層面,應當充分發揮金融科技支撐作用,促進兩個行業建立智能風控體系,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等技術手段,對授信主體、抵押或風險標的進行風險的精準識別、全過程的智能化監控和精準預警、對違約風險進行精準處置。

  基礎設施保障:先行推進銀行保險基礎設施互聯互通

  過去銀行與保險兩個行業在這一合作領域受制于數據融合不暢、交易撮合缺乏以及風險管控難以形成合力,遠遠未達到理論上和預期上的合作效果。實踐證明跨行業之間的有效互動與鏈接,不僅需要政策與規則的構建,更要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為前提。當前應當重點圍繞普惠金融,促進銀行保險之間以及與關聯外部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先行落實金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中央政策要求。

  一是搭建銀行與保險的信息共享交互平臺。在客戶信息獲取授權的前提下,將汽車保險、農業保險、信用保證保險、企業財產保險等保單信息,用于涉及銀行信前貸中、貸后信用審核、風險識別與處置,用保險數據補齊銀行信貸風控大數據,作為征信數據的有益補充或重要風險因子。在開放銀行的主題下,促進銀行向保險公司開放標準化的API調用和場景服務,促進兩個行業銷售渠道、獲客、風控、產品組合上實現優勢互補與資源整合。

  二是促進現有金融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就是要解決廣泛的聯通與應用問題,應當著眼于金融風險識別、控制與穿透式監管,降低金融機構基礎設施使用成本,推進保險信息共享平臺與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就信用信息共享實現互通,保險信息共享平臺與中國銀聯、網聯等支付清算機構就安全低成本的支付清算實現互通。

  三是促進跨行業信息交互共享。當前黨中央國務院、銀保監會陸續出臺服務民營企業、普惠金融、鄉村振興計劃、扶貧攻堅等政策文件,均要求各地區、各單位建立信用信息共享機制,彌補征信中心信息覆蓋不足,促進增信分險,降低低收入、貧困、農村地區獲得金融服務的門檻。應依托現有銀行保險行業信息共享平臺,打通銀行、社保、海關、稅務等信用信息壁壘,圍繞金融普惠構建“銀稅互動”、“銀社互動”等跨行業信息聯通合作。在具體實現方式上可能是地區突破的區域性平臺建設,也可能是某種金融云計算的技術應用,應當不拘一格。(單鵬)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