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如何推進?

[發布日期] 2019-04-29     [來源] 新華信用

      由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北京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北京大學中國信用研究中心等單位主辦的“2019中國信用4.16高峰論壇”27日至28日在北京順利召開。這是該論壇自2005年設立以來的第15屆論壇,與會專家圍繞推進與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進行了討論,新華社記者進行了采訪。

    “信用是一個古老的話題,但中國的信用體系建設是伴隨著社會經濟發展,特別是我國市場經濟改革和發展提出來的一個新的歷史性的命題。”中國人民大學校長劉偉表示,它具有結構性、制度性、基礎性的特點,需要花大力氣深入研究、積極探索,因為這是一個影響市場經濟發展質量的根本性問題,是建設中國現代經濟體系、開放經濟體系和高質量經濟體系的重要的支撐。

      新華社中國經濟信息社董事、副總裁匡樂成表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社會治理的最佳工具,是助推營商環境優化的重要抓手,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

    “當前我國經濟已經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對于高質量發展階段相匹配的市場環境和新型監管的需求更加迫切,信用理應有所作為,也必須有所作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金融和信用建設司副司長張春表示。 

      張春介紹說,過去一年,國家發展改革委作為全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雙牽頭部門之一,積極發揮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部際聯席會議的協調作用,大力促進信用信息共建共享,提高監管效能,有力維護經濟社會秩序,糾正了一大批失信行為,拓展了一系列信用創新應用,在多個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一是信用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水平不斷提升;二是信用服務市場加快培育壯大;三是信用法規制度建設有力推進;四是誠信文化宣傳教育深入人心。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信用監管司司長常宇表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積極落實“寬進嚴管”要求,轉變監管理念,創新監管方式,樹立“公示即監管”“共享即監管”的理念,積極構建以信用監管為基礎的新型市場監管體系,努力做到以“管”促“放”,為經濟增長提質增效提供良好的信用環境保障。

     “盡管2018年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持續推進,成效不斷顯現,當前我國信用工作仍存在邊界模糊、信用內涵理解模糊、政府和市場邊界模糊等問題。”北京大學中國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教授說。

     “信用信用,根本的生命力在用,我們建設了完備的信用基礎設施,歸集了大量的信用信息,如果不能將其應用,那么它的持續性要打一個問號。”張春介紹說,目前“信用+”正在成為支撐更多領域高質量發展的新支柱,至少體現在“信用+治理”、“信用+監管”、“信用+普惠金融”、“信用+民生”等幾個方面。

      常宇表示,面對日益復雜而艱巨的市場監管任務,下一步要緊緊圍繞健全“以‘雙隨機、一公開’為基本手段、以重點監管為補充、以信用監管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總體目標,立足全面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的新要求,立足市場監管機構改革和職能調整的大背景,進一步加強市場監管領域信用體系建設。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已成為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目前,社會各界對社會信用立法的需求非常強烈,而我們的立法還滯后于當前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需要。”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法部民商經濟法室主任王偉教授說,由于欠缺信用建設基本法,導致信用建設缺乏法律價值方面的引領,在當前的信用實踐和信用監管活動的過程中,大家非常強烈的感受就是信用立法的有效供給不足。

      王偉表示,目前社會信用法立法條件已基本成熟,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因素:首先,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外部法律環境已經基本成熟;其次,社會信用立法體系正在形成;第三,隨著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深入推進,包括信用信息的采集、公示、共享,聯合懲戒機制,信息技術支撐等社會信用實踐更加豐富,信用立法的社會基礎更加扎實。

      中國人民銀行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表示,當前社會信用立法研究中,應該重點加強信用破產法的研究和制訂出臺工作。

    “無論是誰還不起債可以申請破產保護,但是不能賴帳。信用破產以后雖然不用再還債,但是也不可能再借債,除了維持基本的生計費用以后,申請破產保護者的任何活動都將受到嚴格的法律限制。”萬存知說,地方政府可以申請信用破產保護,企業可以申請信用破產保護,個人也可以申請信用破產保護。信用破產與否應該由法院判定。在信用破產法下,一些盲目的金融行為可以得到有效的遏制,因為任何放貸人應該承受在信用破產下,債權可依法撤銷的風險。這樣在信用社會體系下,建立信用懲戒才有法制基礎,防范風險才有內生機制,同時有利于根本防范金融風險轉化為社會風險和政治風險。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算中奖